Skip to content
2011/10/28 / Horace

连和谁相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连和谁做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你还想让社会尊重什么?

最近Facebook上有很多的反恐同运动,我的若干相对自由派的Facebook好友也在分享,我分享之后他们还会给一个Like(相当于人人网上的“喜欢”)。

有人质疑我总是在支持同性恋运动是为了什么,是不是以一种很隐秘的方式出柜。我的回答如下:1)绝大部分异性恋者都是以异性恋为主的双性恋,所以在LGBT群体面前,大家不要表现的很清高;2)如果中国社会连和谁相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连和谁做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你还想让社会尊重什么?(西方国家考虑到基督教思想,另说)

刚刚看到一篇关于所谓“同妻”,也就是男同性恋与女异性恋者结婚的现象的日志。我自己生活中也遇到过“同妻”现象。有人说这些同性恋不负责任。作为回应,我很想知道的是,我们的社会是否给了他们一个负责任的选项?在中国,一个LGBT出柜都似乎是一个勇敢异常的举动,而且要顶着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巨大压力;现在对于男性的社会期待也似乎是在让你赶紧结婚生孩子,结婚生孩子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仪式。在这样的情境下,我们很难指望同性恋作出一个“负责任”的举动,他们唯一相对“负责任”的方式,就是做一个好父亲,然后尽可能的对他们的妻子伪装体贴和关爱——但这样的举动又是以牺牲他们的人性和个人选择为代价的。

婚姻本应是人性和个人选择的表现过程,但在这样的过程中,却最终成为一个压抑人性和个性选择的过程,这不得不说是我们社会的讽刺。实现人性和个人选择,我们只需要让人们自由的选择和谁相爱,和谁做爱,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。

同性恋不光是人类才有的。很多动物都有同性恋行为,而且甚至会将同性性行为作为润滑动物之间关系的手段。Facebook上有一个在我的好友圈里分享的比较广的图片:全世界有1,500个物种都发现了同性恋,但是只有1个物种有恐同行为,究竟哪一边是“不正常”?英国广播公司(BBC)在其相关页面上说“(同性恋)不是问题,他们(指恐同者)才是问题。”(插入广告:欢迎访问:www.bbc.co.uk)

南方周末的评论员李铁在南方电视台上大放厥词,之后还百般为自己的恐同行为辩解,说什么同性恋会带来什么什么样的问题,特别是人口减少。不过,同性恋的比例,按照吴幼坚女士的说法,也不过是3%-5%。如果这3%到5%的人口的选择就会让中华民族面临绝种的威胁,LGBT群体则应该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决定性力量——难道还不应该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吗?

这个社会对于同性恋宽容,并不会带来任何问题。将LGBT放到阳光下,用良性的社会治理和立法规范,不仅不会造成任何社会问题,反而会保护这一部分人的权益。

当然,现行条件下,同性恋立法的可能性很低。不过,我们每一个人的态度还是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的。如果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允许同性恋出柜,并在相关方面给予至少”不干涉“”不歧视“的待遇的话,这个社会就会减少很多类似于”同妻“和”同夫“事情的出现。

最后,我还是问那个前面的问题:

如果中国社会连和谁相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连和谁做爱的权利都不尊重,你还想让社会尊重什么?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