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2011/08/14 / Horace

给我一个解释我自己的权利

英国报纸对于伦敦骚乱的报道和评论满天飞,骚乱真正的源头不论是卡梅伦首相的“大社会”计划,还是自由主义的教条,还是消费主义边缘化一批人的恶果,还是不负责任的社会造就了不负责任的人,这些都是那些处于中上层以上阶级,衣食无忧,就算在这样艰难的时刻还可以写写文章赚稿费的人写的。

然而,真正参与骚乱的人的声音,我们没有听到。偶然间在CCTV上看到一段天空电视台的采访(http://video.sina.com.cn/v/b/58630576-1290078633.html),记者采访了若干名面部被布料裹起来的人。其中的一个人说,他参与劫掠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拿到一些诸如奶粉、尿布这样的生活必需品。这名16岁的劫掠者在镜头前表现得并不穷凶极恶,反倒值得怜悯。尽管他们对自己的劫掠行为感觉不过是“早来了的圣诞节”,甚至不对劫掠行为感到内疚,但如果我是卡梅伦,我会很想坐下来和他们聊一聊,因为我如果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,需要些什么,我也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助他们或者改造他们。

但是显然现在英国并没有与这些骚乱者坐下来谈一谈的议员。在Facebook上,我的一名好友直接说,这些是gang criminality,需要的是严厉镇压(crackdown);卡梅伦首先想到的同样是镇压——警察、高压水枪、橡皮子弹。现在骚乱逐渐平息,我们看到的是连夜审判的法庭,以防万一的警察,还有议会两党的互相攻讦,却没有看到一伙社会学家或者什么人去托特纳姆“聊一聊”。

我不知道这样的“聊一聊”是否有必要,或许社会学家早就进行了卷帙浩繁的研究。然而,我们发现的确实是一个中上层阶级解释下层阶级的现实。我们始终没有听到一个完整的来自一名社会工作者对BBC说是“被遗忘的下层阶级”的声音(说法源自:http://www.bbc.co.uk/news/magazine-14463452)。我难以相信,那些没有挨过饿,没有CV发出没有任何回应(在那段天空电视台的视频里,一个人劫掠的就是自己送出CV却没有任何回应的商店)的经历,没有必要为自己的孩子抢尿布的人可以得到一个完全正确的结果;我也难以相信,这样的声音完全没有聆听的必要。

我也在想这样的事情是否也发生在中国,每一天各种各样的“学家”们不断地解读我的生活,并且为了我的利益,提出各种各样的号召。然而,我没有机会在他们说话的地方讲一讲我的生活,这些用iPhone发送微博的人可能未必知道我这个用Symbian的人的想法。他们以解读我的生活为生,却过着与我们不同的生活,想着与我们不同的事情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曾经走入我的生活,我希望他们可以同我这样的人聊一聊,再同那些与我不同的人聊一聊。那些“被埋没的声音“,包含着各种各样被人们称作“异见”和质疑,也包括我站出来说说我自己的权利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